巴陵赠贾舍人翻译及赏析

当前位置:亚博2020最新版 > 亚博2020最新版 > 巴陵赠贾舍人翻译及赏析
作者: 亚博2020最新版|来源: http://www.lalasahabny.com|栏目:亚博2020最新版

文章关键词:亚博2020最新版,巴陵赠贾舍人

  《巴陵赠贾舍人》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作品。此诗表达了作者对友人贾至被贬的怜惜之情,以汉人贾谊之事来宽慰对方。诗中语言质朴无华,叙述平易,却一气流走,天然成韵,既有着关切同情,又有着安慰宽解和委婉的措意,充溢着诗人对友人的一片真挚之情。

  ⑴巴陵:即岳州,在今岳阳市。贾舍人:诗人贾至,天宝末为中书舍人,乾元元年(758)出为汝州刺史,二年贬岳州司马,在巴陵与李白相遇。

  ⑷汉文帝:贾谊通诸子百家之书。文帝召为博士,迁至太中大夫后受排挤,为长沙王太傅。

  贾生回首西望,忆起繁华的京城,以及在朝廷为官时的无限荣光;现在,纵是被贬到湘浦之南,也莫要悲叹。当今皇帝对你的恩宠,深过了汉文帝之于贾谊;皇帝怜惜你,只把你贬到岳州,而未像贾谊那样,被贬至长沙。

  公元759年的秋天,你与贾至重逢于洞庭湖畔的岳州(今岳阳)。当时正值贾至由朝廷中书舍人贬为汝州刺吏,又贬为岳州司马。你与贾至,昔日故友,劫后重逢,相似的际遇,难免感念丛生,慨叹万千。颠簸辗转、获罪在身的你免不了更生伤感。更兼洞庭湖烟波浩淼,楚天寥廓无际,枫林秋霜初染,如此意外相聚,你们感慨倍添,唏嘘连连。

  你在《陪侍郎叔哗及中书贾舍人游洞庭》一诗中写道:“南湖秋水夜无烟,耐可乘流直上天?且将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。”表面上放浪形骸,纵酒高歌,骨子里却愤怨沉潜,故作旷达而已。你的“长安不见使人愁”的诗句就足可证明这一点。贾至亦有“感时还北望,不觉泪沾襟”,“江路东迁千里湖,青云北望紫微遥”的诗句,以表达自己眷恋朝廷、忆念长安的情怀。那么,你李白又是如何安慰宽解好友兼诗人贾至的呢?

  贾至被贬,正值“湘浦南迁”之途,却常常“西望忆京华”。可谓三步一回头,五步一忆念。他忘不了过去出入朝廷的.荣光,忘不了驰马京华的得意。“莫”字一转致劝慰,怎么劝?与贾谊相比也,二人同姓同地又同贬湘川。“圣主恩深汉文帝,怜君不遣到长沙。”试想想,当今皇帝待你贾至不薄,对你的恩宠赛过了当年的汉文帝之于贾谊。汉文帝贬贾谊至长沙,比起贬你贾至去岳州来,他距京城长安又要远一些。你应感到宽慰才是,又何必愁怨,何必嗟叹呢?

  长沙距岳州二百里地,而岳州之于京城乃二千二百三十里地,这二百里,又怎么能让贾至释怀解愁呢?一年多时间,贾至由地位清要的中书舍人外贬为汝州刺吏,又贬为几乎闲置的岳州司马,这能算作“恩深”吗?究其里,他乃新任皇帝之先皇的重臣,是肃宗政治上排挤、打击父党的对象。遭连贬远迁自在情理之中。

  你们都是肃宗父子、兄弟之间权力之争的牺牲品,表面上用“圣主恩深”颂当今皇帝,实是对肃宗帝婉曲而深切的讽刺。这在你们的心里当是心照不宣之事。所以你李白既宽解不了贾至先生,同样也宽慰不了自己——诗中的旷达掩饰不了你内心的忧愤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网友评论

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